加载中...

“洵问数商”高峰对话

2020-03-08      加入收藏

简介:洵问数商|当数字经济唱重头戏,苏企如何做到“心中有数”



主持人:

卜安洵:江苏省数字经济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对话嘉宾:


钱志新: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数字经济专家


沈浩:江苏省数字经济商会副会长、江苏华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葛晓永:南京江北新区中心区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管理学博士


李谷村:亨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管理学院院长


夏欣跃:好孩子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首席运营官



卜安洵

请问钱教授,从企业的场景出发,当下的数字化转型,最重要的是什么


钱志新   

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要解决三个“力”的问题,就是动力问题、能力问题、服务力问题,这是我碰到的企业面临最多的共性问题。首先是动力问题,这主要体现在三个“不”上:一是不相信数字化真的有这么多好处;二是不愿意在数字化上面大量投入人财物;三是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其次是能力问题,一般传统企业有三大能力,即政策能力、市场能力和研发能力,但是目前这三大能力都面临着如何在当前大背景下更好地发挥的问题。这时我们的企业就需要第四个能力——数字能力,以此来赋能前三个能力。最后是服务力问题,目前有很多平台公司给我们传统企业之间的数字化合作提供了很好的基础条件,一批专业化的第三方公司可以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政府和社会也应推动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卜安洵

钱教授非常精炼地给出了一个引导框架,我想大家应该都在边听边以此对照自我:首先,认知上的动力有没有?还是说仍然不懂不听不会?其次是企业的能力够不够?包括线上的数据、线下的人才。然后是体系服务处在上网到上云上链的哪个阶段,等等。钱教授整体强调了这三个力的背后都是数字力。接下来,请各位企业家谈谈各自的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有哪些措施和成就,也可以提出自己在这方面的困惑。


沈浩   

从固定场景开始转到移动场景,数据量呈指数级的上升,运算能力也越来越快。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不断地迭代,导致了互相促进,互相成长。身处这个生态里,没有一家企业能够置身事外,对数字经济视而不见。华博集团是个移动互联网公司,我们服务于移动互联网线上的大型平台,包括电商、社交以及三大运营商的各种数据分析、挖掘,以及运营服务支撑。我们要努力成为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数字科技服务商。


卜安洵

请问钱教授,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个脱胎换骨的过程,整个的思维方式以及我们的人才都非常稀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钱志新   

在引进高素质专业人才的同时,企业的激励培训很重要,首先作为领导来讲要提高“数商”,培养对数据的认知和理解;此外,商会组织等也可以为企业数字化转型培养人才;同时,引进专业高素质人才也至关重要。


卜安洵

好,谢谢钱教授。钱教授开出了一份非常好的药方:第一是培训。培训最主要的就是领导,因为领导的决策、见解、判断,都是决定后面开启数字化的一个最大变量。很多领导平时接触到的是碎片化、表面性的培训,而企业的转型需要更系统化的深度领悟。我们数字经济商会也即将在全省甚至是全国较早推出面向决策层数字化转型的综合性培训。第二点,钱教授提出要找到更多增量的人才。接下来,我们请出江苏唯一国家级新区平台和自贸区江北新区的葛局长,从园区经济产业角度分享江北新区的特色做法。


葛晓永   

说实话,我们距离数字城市和智慧城市还很遥远,或者说我们智慧城市还处在很低端的初级层面。在这方面我们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系统性不够,传感可交互方面、落地性也有很大的问题。5G、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的快速迭代和推进,包括地下空间和综合管廊在内的基础设施现代化布局,两者叠加为我们未来的智慧城市带来了极大实现可能。江北新区作为国家级新区,也承担着数字化基础设施转型的使命。所以,我想借此机会请教一下钱教授,您所判断或者预测的真正意义上的“数字孪生”还要多久才能实现?会有哪些障碍?谢谢。


钱志新   

江北新区的数字化建设应该说走在全国、全省前列。对于江北新区做“数字孪生”建设,我提几点:首先,数字模型规划要建立在数字基础上而不是经营基础上;其次,有了初步模型之后,要依托专家、用户、市民不断迭代优化,使之成为一个比较受大家认可的系统。


卜安洵

葛局长同时也是一位学者,他对智慧城市的很多研究对我们数字经济起着很大的启蒙作用。钱教授提到了两个我们最先可期待的“数字孪生”的空间样本:雄安新城和大兴国际机场,也分享了他认为的几个做法。我们接下来请新基础建设领域非常重要的江苏名企亨通集团的李院长,来分享一下亨通在数字化方面的主要做法。


李谷村   

亨通本身的主导产业就是在服务数字社会的发展,我们在战略上探索怎样才能进一步去寻找新的破局点、我们能够为数字经济提供什么样的服务。一个万物互联的数字社会产生后,首先有一个安全的问题,所以亨通进入了工业互联网安全领域。安全问题解决以后,考虑到万物互联是需要计算的,数据必然要经过传感,传感需要芯片,所以我们亨通也在传感芯片上发力,最后甚至提供一个系统集成方案。现在我们最明显的问题是:线上缺数据、线下缺人才。想问下钱教授,对公司管理者以及研发方面的高管,我们怎样去给他们做数字化的转型


卜安洵

刚才李书记分享亨通的实践,应该说是创造了一种新实体经济的样板。江苏的企业为什么在新一轮的数字革命里有可能重新领军市场?因为我们的实体经济有可能借数字化机遇跨越升级。李书记的问题非常具体,就是转型中的企业中高层,在他们的培训或者能力升级上,有没有更好的方式方法?接下来把时间交给钱教授。


钱志新   

亨通在数字化方面应该说有很好的基础。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要解决三方面首先,数据大脑一定要建。第二,针对这类企业,我建议数字经济商会要根据需求做分析。还有,企业在量子通信上面一定不要停下脚步,这可能是未来你们最大的竞争力


卜安洵

好,谢谢钱教授。他提出,要全面完整而不是在某一个点上。第二,对中高层,他也给了一个实操的好方法,就是要系统地定制研读学习。最后,每个企业都要有核心,特别是高精尖项目,要坚持住。好孩子是我们的国民品牌,接下来请夏总分享好孩子在数字化中的好做法。


夏欣跃   

从消费端出发来看,四年前我们成立了新零售集团,从人、场、货三个关键要素重新构建。对于人,我们让原来的单纯的消费者变成消费商,从单纯的买卖关系变成一个服务关系;对于场,我们更多的是提供一些社交化场景;对于货,智能化让我们的母婴产品触“电”触“网”。从制造端出发来看,我们把制造端的三个“流”,即信息流、物流和工艺流,从后面的检验、制造和研发开始倒推过来,做更精准的预测管控,从而降低成本、提高效益。这种精准、高效、实时和预判的数字化过程有利于打通全流程制造。

请问钱教授,下一步我们该如何通过C端、M端的变化来积极拥抱消费者



钱志新:最好的设计者是用户本身。建议你们请几个网红过来搞直播,把你们产品的设计过程和设计思路拿来直播,直播过程中让用户提出不同意见,从而形成最好的设计思想。消费类产品通过直播、自媒体、用户中心更好地跟客户互动,可能是今后我们搞好设计和营销的很重要的一个渠道。


            卜安洵:有个小例子,迪斯尼建好了,但是游览的小路暂时不设,先 开放给游客,根据他们的脚印来铺设路线。我想,这个能很好地说明钱教授刚刚阐述的观点。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洵问数商”高峰对话]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Copyright© 2016 大任智库 All rights resserved. 苏ICP备09092355号